站内搜索

搜索:

« 滚动图片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滚动图片
胶东军区海军支队战友合影
发布时间:2015-11-5 16:10:06        点击量:

               刘公岛起义:六百伪海军获新生


起义者在战斗中俘获的日军炮艇。(资料片)

   汪伪海军新兵训练营旧址,位于刘公岛铁码头附近,郑道济等人就是在这里密谋起义的。(刘巍峰 摄)

刘公岛起义的领导者之一郑道济。(资料片)

 

        天福山起义的星星之火,很快在胶东半岛形起燎原之势。一时间,胶东的革命力量得到了迅速壮大。受革命思想影响,一些日伪军队中的进步之士也毅然弃暗投明,投身革命队伍。

  小说《林海雪原》中所描写的那支英雄部队,可谓家喻户晓。可是,很少有人知道,这支英雄部队的前身就是起义的刘公岛汪伪海军部队。抗战期间,刘公岛一度为汪伪政权所控制,其中一支海军部队不堪压迫愤然起义,并最终被八路军收编。

  7月4日,记者来到刘公岛上,踏访当年伪海军起义的遗址。在此之前,记者通过搜集整理史料和采访当年的伪海军士兵,较全面地了解到这次起义的经过及伪海军后来的变迁。

  被骗参军 士兵痛恨日伪军

  1940年,汪伪海军部在刘公岛设立威海卫要港司令部,负责指挥华北各地伪海军,要港司令部内设立了辅导部,主要人员均为日本人,是威海卫要港的实际控制者。

  记者采访中了解到,这支海军部队中,有很多人都是迫于生计,或因救国心切,怀着一腔爱国热情参军的,真正当上海军后,才发现自己上了当。荣成市成山镇城东郭家村已故的刘兆庆老人曾是一名伪海军士兵。1944年,他就是被骗到这支军队中的。

  老人生前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当年,负责招兵的伪军以“待遇高,吃得管饱,还能学到航海、枪炮、轮机技术”等花言巧语蒙骗一些不知情的社会青年和刚毕业的学生入伍。刘兆庆原本打算到北京去谋生计,可是听说参军后训练地点就在威海,他觉得可以省下一笔路费,再加上伪海军“待遇高”,便改了主意。参军以后,刘兆庆才明白这支部队真正的性质,可是在那个年代,迫于生计,他根本没有选择。

  当时,日军在各个战场上都显露出失败的征兆,但他们仍在做着最后的挣扎,并加紧了对刘公岛上伪海军的控制。在那里,新学员生活单调枯燥,平日里不允许随意走动,除了训练,都要呆在练兵营里。练兵营的大部分军官及日本海军辅导部的日本人对这些新学员要求苛刻,新学员只要有一点毛病,就会被骂挨打。不但如此,新学员还要忍饥挨饿,基本上每顿饭都是黑馒头、窝窝头、咸菜和菜汤,而且还不管饱,通常刚一吃完,训练一会就饿了,而岛上的日本人和伪军官们吃的是白馒头和米饭。当时,岛上伪海军学校流传着一首打油诗:“刘公岛上真是好,四面环水中间是孤岛。学兵好比笼中鸟,想跑也跑不了。海军的伙食真是‘好’,一日三餐吃不饱。馒头就一个,咸菜一小条…… ”

  到岛上3个多月后,新学员们连军舰的影子都没见到,更别说学航海、枪炮、轮机等技术了。现实使刘兆庆等新学员更加意识到自己被骗了,也更加认清了日伪军的真实面目,他们从骨子里恨透了岛上的日伪军。

  密谋起义 全歼岛上日军

  在岛上日军和伪军官们欺压新学员时,当时的练兵营卫兵队少尉队长郑道济和教练班长毕昆山则对他们关爱有加,和他们打成一片,在新学员心目中留下深刻的印象。事实上,日伪军军官对练兵学员的严酷压榨和盘剥,郑道济等人早已看在眼里。郑道济曾听说过共产党的抗战事迹,他经常与刘兆庆等新学员探讨抗日救国的道理,并逐渐带领一批新学员走上革命道路。

  1944年下半年,八路军在各战场开始了局部反攻,日伪军在隆隆的炮声中,惶惶不可终日。见时机成熟,练兵营卫兵队少尉队长郑道济,上士班长连城、毕昆山、李仁德、刘国璋等人决定发动起义。经过一段时间的密谋和准备,他们将起义的日期定于1944年11月5日。

  这一天是星期天,按规定,官兵可以出岛游玩。早上7时30分,连城和毕昆山来到码头,装作看热闹的样子,夹杂在人群中,暗自观察日军和伪军官出岛的人数。下午1时30分,郑道济将起义骨干集合于练兵营兵舍,正式宣布起义。他高声说:“弟兄们,抗日部队已经快要打到威海了,我们再也不受鬼子汉奸的欺压了,我们要拿起武器,消灭日本鬼子和汉奸,为我们的父老兄弟报仇。我们要杀出刘公岛!”

  随后,郑道济将部队编为3个突击队,分头行动。第一突击队在毕昆山和刘国璋的率领下直奔日军辅导部;第二突击队在连城和崔大伟的率领下向要港司令部接近;第三突击队在郑道济的率领下冲向西炮台派遣队,他们冲进炮阵地下面的窑洞里,说服守卫士兵加入了起义队伍。与此同时,起义队伍还解放了伪“中华海员养成所”的海员,海员中有50余人参加了起义行动。下午5时,为了对付从威海回来的日伪军官,郑道济等人进行了周密的布置,连城带人埋伏在栈桥附近,两挺轻机枪交叉瞄准栈桥。

  这天刮着西北风。当天下午5时30分,从威海开回来的交通艇“日生利”号徐徐靠岸。回岛的日军有7人,伪军官十几人,他们依次走上栈桥。当走在前面的日军快到栈桥末端时,起义军突然开枪,发出动手信号,跟在日军和伪军官身后的起义士兵们纷纷举枪射击,日军和伪军官一个个应声倒地。没有被打死的日军和伪军官企图逃跑,埋伏在栈桥下面的起义士兵一拥而上,将其全部消灭。当天,起义部队共击毙日军17人,伪军官上校1人,中校2人,少校2人,尉官及反动伪军10多人,缴获大批武器弹药及“同春”号运输舰、“日生利”号交通艇等舰只,起义人员无一伤亡。至此,刘公岛伪海军起义取得完全胜利。

  在带领一部分人起义的同时,郑道济对其余人也做了周密安排。刘兆庆等新学员被安排在练兵营,郑道济嘱咐他们不要乱跑。过了一会儿,刘兆庆就听到了清脆的枪声。又过了一段时间,部分新学员回到了练兵营,他们手里大都多了一支枪。刘兆庆心里嘀咕,在这短短的时间内究竟发生了什么?直到起义胜利之后,刘兆庆才明白郑道济等人对于这次起义,已经做过周密的准备。事实上,郑道济等人早在7月份就开始密谋起义,并在9月份制定出起义计划。

  当天傍晚,起义军开始打扫战场,做着离岛的准备工作。郑道济等把部队进行了重新编队,共编成8个队,每队约40人,分别由连城、毕昆山、李仁德、刘国璋、王文翰等人担任队长,他们还对海员和部队家属进行了组织和清点。6时许,人员开始登船。由于人员、物资太多,登船缓慢,直到次日凌晨1时多才登船完毕。随后,包括部队、家属、海员在内的600余人,分乘“同春”“日生利”“东海”等舰船以及23号内火艇,缓缓地驶离了刘公岛,向威海港的北口开去。11月6日7时左右,起义部队在双岛港西海岸登陆。

  编入八路军 投身人民海军建设

  获悉刘公岛汪伪海军起义的消息后,八路军东海军分区决定争取这支抗日的队伍,便立即派人与他们联系。郑道济等人表示同意参加八路军。八路军东海军分区敌工股长辛冠吾在接见起义部队代表连城时说:“你们在刘公岛杀掉了鬼子和汉奸,出来抗日,干得好啊!我们非常敬佩你们这种英勇行动。”

  刘公岛汪伪海军起义的消息,很快传遍了胶东半岛,传遍了全国。胶东《大众报》印发了“号外”,上面的大标题格外醒目———《威海卫刘公岛伪海军六百人反正》;延安新华社播发了题为《刘公岛伪海军六百人反正》的消息;《新华日报》作了长篇报道;美国旧金山电台也转发了这一消息。这些报道在社会各界引起了强烈反响,对汪伪华北海军震动也很大,几天后,驻守在龙须岛上的伪海军派遣队60多名官兵也起义了。

  1944年11月22日,东海军分区在文西县召开了命名大会,把起义部队编为山东胶东军区海军支队,郑道济为支队长,下辖4个中队。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但驻青岛的日伪军拒绝向八路军缴械投降。山东胶东军区海军支队奉命配合八路军主力部队参加了攻打即墨县城的战斗,大获全胜。

  国民党发动内战以后,从1947年2月到1948年11月,山东胶东军区海军支队分批开赴前线参加东北作战,分别编入一纵、六纵、独立第八师、铁道纵队、炮兵等部队。脍炙人口的小说《林海雪原》中传奇式的英雄人物,就是以这支部队中一个小分队的队员们为原型塑造的。《林海雪原》的作者曲波是海军支队第四中队的指导员,著名的战斗英雄杨子荣的原型是第三中队的一名班长。刘兆庆也在这支队伍中,后因身负重伤回到荣成。

  解放战争后期,山东胶东军区海军支队的干部、战士几经改编,有一部分官兵回到山东成立了山东胶东军区海军教导队,到1949年5月,已拥有学员500余人,辖有“海鹰”“海燕”两艘炮艇,并有了自己的训练场所。人民海军诞生后,这个教导队和散处在各部队的原刘公岛起义人员陆续调到海军,被分配到舰上或领导机关工作,真正实现了建设人民海军的夙愿。

  7月4日,记者来到刘公岛,探访当年的起义旧址。铁码头附近的一个小院里,是简陋的旧式平房,据知情者介绍,这里就是当年的新兵训练营,郑道济等人就曾在这里密谋起义。而在北洋水师学堂附近,一幢已经破旧的英式二层小楼是英国驻华舰队的建筑物,汪伪统治时期用作教官宿舍,刘公岛起义时,第一支突击队就是在这里抢了两挺机枪并击毙日军的。

  时光滑过65年,这历经沧桑的小楼和平房所记载的,是历史的雄壮…… (记者 张利然 整理)

主办单位:中共威海市委党史研究室 鲁ICP备15012803号-1 技术支持:威海蓝堇网络
地址:威海市文化中路59号党校办公楼12楼  邮箱:sdwhds@163.com

鲁公网安备 3710030200013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