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搜索:

« 滚动图片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滚动图片
胶东育儿所
发布时间:2014-12-10 12:02:00        点击量:


        

        远处,炮声隆隆,烽烟四起;近处,马背上的背篓里藏着一张张天真可爱的笑脸,驴背上的驮筐中不时地响起欢快的童谣……电影《马背上的摇篮》向人们再现了战时育儿所的一幕幕欢喜与悲壮。

  在硝烟弥漫的战争年代,为保证革命后代的健康成长,1942年7月,一处独立的胶东育儿所在乳山大地诞生,先后有1000余名革命后代入所生活。在血雨腥风的革命战争年代,胶东育儿所的母亲们用母爱书写了一段人间奇迹。

   筹办育儿所为革命妈妈解忧

  抗日战争时期,随着斗争形势的发展,妇女干部队伍也不断壮大。在战争环境下,不少革命妈妈生了孩子却无法随身带养。为解除妇女干部的后顾之忧,保证革命后代健康成长,胶东行署和胶东妇联共同研究,决定筹办一处战时胶东育儿所。

  1941年冬,胶东妇联派苏政同志到荣成的一个村庄做育儿所的筹备工作,任政治指导员。1942年春,育儿所搬到牟海县(现乳山)东凤凰崖村。1942年7月,组织派张福芝同志到育儿所任所长,胶东育儿所正式成立。同年9月,育儿所又搬到了牟海县田家村。

  当时,送到育儿所的孩子大都在哺乳期,为来所的孩子寻找不脱产的乳母就成了育儿所的首要任务。在当时的环境下,带这些孩子不但要吃苦,而且还要担很大的风险,可是育儿所工作人员在与当地党组织和妇救会联系后,很短的时间就在周围比较偏僻的山村找到了一批乳母,为了便于战时掩护,孩子们都被乳母领回家喂养。

   女战士们毅然撂下亲骨肉

  1948年春,现烟台市牟平区埠西头镇前垂柳村,一名女战士抱着一个女婴来到育儿所挑选的乳母王水花家。女战士告诉王水花,孩子名叫小勇,阴历腊月二十二日生,刚满40天。在交谈中,王水花得知女战士姓毕,江苏人,丈夫姓张,在女战士拿出来的一张结婚照上,王水花看到了一个浓眉大眼的年轻军人,小勇的模样像她爸爸。那时,王水花自己的孩子已经夭折了一段时间,奶水已经回去。女战士买回几只猪蹄,给王水花催奶。王水花奶水回来后,女战士便义无反顾地撂下刚刚40天大的亲骨肉,随部队出发了,而后就再也没回来。

  1947年,国民党军进攻胶东,敌机在战场上空不停地盘旋,枪声、炮声响成一片,到处都弥漫着硝烟的味道,此时,东江纵队东莞大队的5名女战士却即将临产,她们四处躲避敌机的轰炸,担架当产床,破庙当产室生下了孩子,女战士刘清为纪念这段经历,特意为那个孕育并出生在山东战场上的女儿取名“鲁冰”。为了革命需要,她就将刚刚出生的孩子留在了育儿所。

  女战士叶丽英也在战火中生下了一对孪生女儿,因为只能用米汤哺育,就为孩子取名“大米”、“小米”。为了革命,小米被她送进了育儿所。直到半个世纪以后,小米才终于获知了父母的确切信息,不幸的是,此时,母亲已经去世,父亲得了老年痴呆症。

  ……

  一部名为《走出硝烟的女神》的电影,真实地展现了战争中孕妇们的经历:她们破万难、过险关,与围追堵截的敌人百般较量、巧妙周旋。孩子在战火中出生,她们只能选择“撂下”。好在她们的骨肉有了新的亲人———胶东育儿所的母亲们。

   育儿所孩子健康成长

  育儿所工作步入正轨后,入所孩子的数量不断增加。为了让孩子得到更好的照顾,1944年,育儿所将工作人员分成了总务组、医务组和巡视组三个小组,总务组负责生活供给,医务组负责到孩子们的居住村为孩子和乳母检查身体,宣传卫生知识,防治疾病。巡视组则除了要到各村巡视现有乳母带养孩子的情况外,还要调查、聘请新乳母。

  为了保证孩子们的健康成长,在孩子的饮食和卫生方面,育儿所也对带养孩子的乳母有严格的要求,孩子的食物要卫生、有营养、易消化、定时定量,并且绝对不允许孩子喝生水。春秋季节每隔三天就要给孩子洗一次澡,夏天一天洗一次或数次,冬天七至十天洗一次。孩子的衣服平常三天洗一次,夏天一天洗一次。

  在血雨腥风的革命战争时期,刚刚出生一个多月的利惠被父母送到了育儿所,如今已入花甲之年的她回忆起当时育儿所的生活,仍然十分兴奋。她告诉记者,自她记事起,育儿所的孩子一日三餐都很丰盛,米、面、肉、菜基本上每天都能吃到,还不时会有前线部队送来的罐头、火腿等战利品为他们改善生活。当时,最让她开心的是每个季节都能穿上新做的花衣裳。

  在大家的共同努力和关怀下,先后入所生活的1000多个孩子,无论是生活在乳母家还是生活在育儿所里都过着丰衣足食的生活。

   生的希望留给革命后代

  1942年11月,苟延残喘的日寇对马石山一带进行了惨绝人寰的“拉网大扫荡”,育儿所分散在各个村庄的二三十个孩子都在大扫荡的范围内。“人在孩子在”“宁肯牺牲自己,也要保住孩子”成了带养孩子的乳母们的共同心声。

  扫荡开始了,东凤凰崖村乳母姜明真和婆婆抱着带养的孩子福星和自己未满10个月的孩子跑到了深山里,费了很大劲儿,才找到一处十分隐蔽的山洞。她首先把福星放进了山洞,然而当她抱起自己的孩子往山洞放的时候却迟疑了,自己的奶水只够喂一个孩子,两个孩子放在一起,喂一个,另一个看见了就要哭闹,万一暴露目标,福星就凶多吉少了,于是她让婆婆照看着福星,自己则把还未满十个月的亲生骨肉送到了另一个普通的山洞。

  她刚返回婆婆和福星藏身的山洞,敌机就开始了轮番轰炸,在轰炸的间隙,自己孩子断断续续的哭声狠劲地揪着她的心,婆婆更是心痛硬要过去照看,“娘,千万别过去,要是被搜山的鬼子发现了,福星的性命就难保了。”姜明真用泣血的坚定说服了婆婆,两个人紧紧地抱着福星,苦苦地捱过了鬼子的那次扫荡。可是,当她们找到自己孩子时,孩子的手脚已经被磨得鲜血淋漓,肚子也哭得胀鼓鼓的,回家没几天就夭折了。从此以后,她就把所有的爱心都倾注在福星身上,直到福星3岁时回到亲生父母的身边。

  尽管日寇对我胶东抗日根据地进行了频繁残酷的扫荡,尤其是“马石山惨案”,更是造成了胶东军民的重大伤亡,但育儿所的孩子却在工作人员、乳母和人民群众的严密保护下,无一损失。

   孩子就是“母亲们”的亲骨肉

  1942年11月,在一次反扫荡中,为了让孩子免受敌人迫害,乳母宫元花和育儿所工作人员李玉华一起,抱着刚满周岁的革命后代福永在凤凰崖一带的山上与敌人周旋。夜里,山洞里寒气袭人,宫元花就把福永贴身包在自己的衣服里,让孩子的脸紧贴着自己的胸口,而李玉华则和她对面而坐,两人抱在一起,共同用身体温暖着孩子,就这样,两人坚持了近十个日夜。带着福永回到田家村后,她们两人都病倒了,而福永却在她们的精心照顾下安然无恙。躺在病床上的她们高兴地说:“我们早就把福永当成了自己的亲骨肉,为了自己的骨肉,遭这么点罪算得了什么?”

  1942年,初连英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妈了,最小的孩子还在哺乳期,可是当她听到一些革命同志为了早日返回前线,忍痛把吃奶的孩子送到育儿所的消息后,主动找到当地党组织,成为育儿所的一名乳母。一个叫爱国的孩子被她抱回家后,她就给自己还在哺乳期的孩子断了奶,用芋头喂养,奶水则全部用于喂爱国。她说,爱国的父母为了咱们老百姓能够过上好日子连亲骨肉都舍得扔下,我们为他们的后代做这么点牺牲又算得了什么呢?

  时任育儿所保育室室长的姜书敏告诉记者,在乳母的精心照料下,孩子们也都习惯了跟随乳母生活,并认定乳母就是他们的亲妈妈,有人问起时,他们总是说:“我家在某某村(乳母所在村),我妈是某某(指乳母)。”

   辗转迁移 育儿所完成使命

  日寇投降后,为了对孩子进行系统的正规教育,1946年2月,遵照胶东行署的指示,育儿所第一次把60多个断奶的孩子集中到莱阳过集体生活,其他100多个喂奶的和小一点的孩子仍然分散在农村抚养。1946年末,为了反击国民党反动派对我胶东的重点进攻,胶东行署机关从莱阳转移到马石山一带,在莱阳的育儿所工作人员和孩子又全部搬回田家村,并疏散到周围村庄,每个工作人员带几个孩子,插到以前的乳母和可靠的人家里。敌人的进攻被粉碎后,育儿所的孩子又集中到田家村,令人惊喜的是,孩子无一伤亡。1948年春,随着解放战争的胜利发展,育儿所也有了较大发展。经胶东行署批准,育儿所从山区搬到离乳山县城较近、交通方便的平原地带———腾甲庄村。

  解放后,育儿所的绝大多数孩子回到了亲生父母的身边。1952年7月,胶东育儿所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根据上级批示,除少数工作人员调离外,其余全部同孩子一起移交给乳山县,改名为乳山县育儿所,受乳山县人民政府领导。1955年8月,乳山县育儿所撤销,原胶东育儿所的9个孩子却一直没有找到父母,最后由乳山县机关工作人员领养。

  时隔半个世纪,仍有4个孩子没有找到亲生父母,他们的寻亲也牵动了大江南北人们的心,虽然没有找到父母,但是想起育儿所的经历和妈妈们的精心照料,这些已入花甲之年的老人就禁不住泪流满面。他们希望有朝一日当初在育儿所生活过的孩子们能够再次来到当初养他们、爱他们的这片母爱圣地重新相聚。

主办单位:中共威海市委党史研究室 鲁ICP备15012803号-1 技术支持:威海蓝堇网络
地址:威海市纪念路16号2楼  邮箱:sdwhds@163.com

鲁公网安备 3710030200013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