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 战争烽火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威海党史 > 战争烽火
天福起义丰碑下的一方基石
发布时间:2018-3-13 16:31:46        点击量:

天福起义丰碑下的一方基石

                                                                   /蔄红伟

 

1937年12月24日,震惊胶东大地的天福山起义,奏响了胶东共产党奋起革命的序曲,也竖起了一座文登人民在波澜壮阔的中国革命史上,前赴后继,英勇斗争的伟大丰碑。

在这座具有划时代意义的红色起义丰碑之下,有一方和着鲜血和艰难困苦铸成的基石,那就是——张孟浪和墩后文荣威招兵站。

张孟浪(1908.9-1968.3)又名张述田、张述彭,文登高村镇墩后村人。1932年2月初在文中附小任教时,由牛书斋介绍、宋澄发展入党,是威海地区建党初期仅有的几个种子党员之一。后回乡以墩后村小学校长身份作掩护,秘密开展党的地下工作。

日寇入侵   临危受命

1937年冬,日寇入侵我山东境内。他们所到之处,无不生灵涂炭,尸血遍野。可“一一·四” 暴动后,文登的地下党员被国民党反动势力大肆镇压杀戮,所剩无几,余下的少数党员散落在乡下失去了联系。

“一一·四”白色恐怖之后,张孟浪仍然秘密发展党员。日寇入侵山东即将到达胶东之时,张孟浪与墩后的党员们焦急万分。恰在此时,胶东特委书记理琪及林一山、汤丁光等同志,派刚刚从国民党监狱释放出来的毕庶生和汤泊阳村的党员刘力生同志,与张孟浪取得了联系,并且带来了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根据省委指示,胶东特委决定举行起义,地点选在天福山,时间是1224日,起义部队的番号是“山东人民抗日救国军第三军”。毕庶生还传达了特委的决定,接受“一一·四” 暴动的教训,不将所有人员全部投入起义。指示毕庶生、刘力生、张孟浪、于孔嘉等党员,坚守地方开展工作。立即成立四区区委会,带领8个乡镇,近300个村庄的党员秘密开展工作,并进一步建立新县委(原县委被敌人破坏),开辟胶东特委和起义部队“三军”红色大后方根据地。首要任务一是为天福山起义筹集军需粮饷,二是成立招兵站,征招文登、荣成、威海一带的进步青年参军,扩充三军力量。

                    建立秘密联络站

接到任务后,张孟浪和墩后村的十几名地下党员们,马上投入行动。张孟浪首先主持成立了四区自卫团总部、区妇救会,并在各村相继成立了分部和分会。在墩后村建立了秘密联络站,由非常可靠的党员金子江、金汉卿担任秘密联络员,常年与胶东特委保持联络。并以墩后村为中心向四外辐射,将文、荣、威各地党组织串联起来,上传下达特委的重要指示及传递各地的秘密情报。他们在附近汤泊阳、坤龙邢家、后泊、高村、沙柳等村都安排了秘密联络点,自卫团员们黑天白日的轮班站岗放哨,保证特委及各地前来联络工作的同志的安全,使秘密工作顺畅进行。

                    为起义筹备物资

接着,张孟浪以抗战的名义,为起义进行物资募集,动员党员、进步村民、小学生家长等募捐。有粮的出粮,有钱的出钱,在短短的三天之内,就募集到了一些粮食和钱款。张孟浪亲自带队,用小推车将第一批粮款送到了三军秘密联络点——大水泊村西的西南台村。之后,他们再次通过村民募捐、到集市上号召商家募捐及没收日货等多种形式,又募集到一些粮油、棉布、白糖等物资。但这批物资被村里汉奸、恶霸带兵抢走,几经周折,张孟浪带领村中党员和自卫团员终于将这批物资夺了回来。由于敌人盯得很紧,物资送不出去,只好暂时深埋秘藏,直到端午节前一天晚上,张孟浪才瞅准时机,派村里党员组成的小车队,连夜将这批物资送到三军留守处,负责人汤丁光同志接收了他们的货物,并很快转送到了掖县城特委及三军驻地

                  成立文、荣、威招兵站

1938213日,特委率三军突袭牟平城,战斗顺利取得了胜利。中午时分,特委领导和三军一大队临时驻足牟平城南雷神庙,遭遇了日军突袭。三军将士勇敢应战,打响了胶东乃至山东抗战的第一枪。经过激战数小时后,敌军撤退。不幸的是,特委书记理琪等同志在战斗中牺牲。   

理琪的牺牲,让张孟浪他们在悲痛中更加快了招兵站的工作进程。1938年2月19日(农历正月二十日),即雷神庙激战后的第6天,胶东红色革命根据地墩后村文、荣、威招兵站正式成立了!没有挂牌,没有剪彩,一切都在秘密中进行。

当天,张孟浪组织墩后村的党员、干部、自卫团员、妇救会员等到高村集上撒传单,向群众宣传、动员参军抗日。张孟浪站在高村集的十字路口上,进行了慷慨激昂的演讲,前来听演讲的人很多,当场就有不少青壮年报名要参加“三军”。

                与反对势力顽强斗争

张孟浪的宣传演讲受到了国民党政府的严厉打压,高村区区长孙启勋派人将张孟浪带到了区公所,用威胁震慑等手段,勒令张孟浪停止招兵工作。但张孟浪丝毫没有胆怯与退缩,义正词严地与孙启勋辩论了一个多小时,他说:“日本鬼子进来了,家国沦陷,政府为什么不抵抗?群众自发抗日有什么错?”质问得孙启勋哑口无言,最后不了了之。此事在当地反响很大,百姓们都很佩服他的胆量,从而更激励了群众的抗日救国热情。

后来,他们的招兵工作又受到了村霸、国民党反动势力及驻烟台的日本特高课特务,三栖恶人金仙桥的暗算和武力镇压。张孟浪几番被抓、被投入狱,遭受了打板子、压杠子、灌辣椒水、灌人粪便等酷刑和侮辱,还曾险些被活埋,多亏一些地下党员的拼死相救,才几次脱险。

                  一年四季招兵不止

尽管在国民党反动势力和日本鬼子的双重威胁与恐怖下,但张孟浪和墩后招兵站的老党员们,并没有停顿招兵站的工作。在他们的艰辛努力下,前来报名的爱国青年络绎不绝。有时候,一天就能达到一百多人。当时流行着一句话:“要打鬼子找于烺,要参军就去墩后招兵站!”

墩后村老党员张志池为接待新兵食宿,出钱、粮无计其数,其老伴、儿媳、女儿为照顾新兵,长年累月推磨、轧碾子、烧水、做饭,站岗放哨,担惊受怕,从无怨言。

党员金子江和张述福、金子坤等负责将招来的新兵趁夜晚送到林村。在林村,由胶东特委领导林一山同志的哥哥、嫂子负责接待,林村的党组织根据上级的安排,将新兵转送到蓬、黄、掖抗日根据地。

一年四季送兵路上,遭遇的困难层出不断。有时为了躲避、麻痹敌人,他们还要绕道向相反的方向走,迂回前进。麻烦不单单是来自敌人的阻击,还有来自大自然的“馈赠”。春秋两季还好,冬季天寒地冻,送兵的干部和新兵战士一路披风卧雪是常事。

然而,最大的天然困难是河,是必经的母猪河。

母猪河是横在墩后与林村两地之间的一条大河,偌大的河面没有桥梁,水浅的时候可以淌水过河,夏季河涨水深没人时,只能望河兴叹,只好在河东岸虎口瑶村的党员家里暂住,待河水退浅以后再过河。冬天过河更加困难,常常要趟着冰水过河。这一切,送兵的党员同志及新兵们都毫无怨言,克服艰难险阻,勇往直前。

随着墩后招兵站名气越来越大,从一开始的五六天去林村送一次,逐渐发展到隔一天送一次。送兵的行程约70余华里,一个来回是140多里。以黑夜为掩护,天亮以前必须赶到林村,否则就可能被敌人发现及袭击。墩后村这些朴实的农村汉子们,为了抗战打鬼子,全然不顾自家的活计,积极投入招兵、送兵工作。长年累月在黑夜中跋山涉水,担惊受怕,从未间断。

                                                  形势恶化  顽强坚持

1939年夏,地方顽固派、抗八联军骨干秦毓堂派人突袭我八路军葛家办事处,制造了骇人听闻的葛家惨案,形势急转直下,胶东东海一带革命处于低潮,日伪势力猖獗,国民党反动派对共产党的反扑报复,迅速加剧。

国民党地方军阀多部联合重金悬赏抓捕张孟浪及其家眷,为了躲避敌人的抓捕,张孟浪被迫长期匿藏于南汤村岳父家中。但是,无论形势多么严峻,他仍坚持斗争,每晚步行往返60余里,回村中秘密开展党的工作,待天亮之前再返回南汤村。有段时间,他躲藏在汤村店子的破庙里,与县委领导宋子九、潘复生、刘力生、孙超等在庙里秘密接触,讨论工作。晚上,他们就倚在破庙的房梁上过夜。墩后招兵站被迫停止了工作。

墩后招兵站自1938年正月建立,至1939年秋历时一年半,征招、转送了大批的爱国青年,投身到奋勇杀敌的烽火战场。为“三军”兵力的扩充,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时光荏苒,当年天福山起义铁军及墩后招兵站、林村招兵站输出的胶东子弟兵,像火种一样,遍布胶东抗日战场。在经历了一次次血与火的洗礼后,从“三军”到“五支队”,再到“五旅”,直到上世纪五十年代初期,已发展为27、31、32、41四个军。他们为新中国的成立,南征北战,屡屡建功。

从墩后招兵站走上战场的胶东子弟兵,大展宏图。以致荣成、文登两县成为百名将军县,墩后招兵站所在的高村镇,就有11位开国将军。这很大程度上是墩后招兵站播下的种子,是与张孟浪带领下的墩后村的老党员们的历史贡献分不开的。

今天的幸福生活来之不易。国泰民安,饮水思源,我们应当铭记当年那些默默为起义做贡献的地下党先辈们,是他们为宏伟的丰碑增加了一方红色的基石。

 

主办单位:中共威海市委党史研究室 鲁ICP备15012803号-1 技术支持:威海蓝堇网络
地址:威海市纪念路16号2楼  邮箱:sdwhds@163.com

鲁公网安备 37100302000136号